飞行千年的栖落——献给火箭军某旅骑兵连成立六十周年

导语:火箭军某旅骑兵连组建于上世纪60年代,是目前我军为数不多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之一,主要担负阵地安全警戒任务。所辖哨所分布在海拔3000米以上生命禁区,低温可达零下30℃,含氧量仅为内地的60%。连队组建60年来,其中9号哨所连年立功授奖,被原第二炮兵授予“安全模范班”荣誉称号。骑兵连多年坚守阵地如一日,出色完成了警戒执勤任务,被誉为高原上的“铁骑雄风”!

抑或前世的亏欠 今生偿还

在海拔3636米的哨所

还是腼腆小伙伴嘴角的笑意

我叩问心灵 寻觅答案

还是山峦秘境投射的吸引

我荣幸成为了“东方神剑第一哨”

还是黄花遍地峭壁叠嶂的巡逻路

是辽阔高原赋予的豁达

抑或 是骨子里涌动士兵的血脉

惊恐得哇哇大哭的初到乍来

还是60年红色传承的浸染

我仰望一个个年轻的高原红

对于皇马是否获得了VAR照顾的问题,塞蒂恩表示:“有时候VAR对这队有利,有时候是另外的球队获利。裁判判罚有时准确,有时错误。这种情况由来已久,而且还会继续这样。”

是嘶鸣的战马殷殷呼唤

我飞越千山万水的双翼

零接收 零接收意味着与外界

我和战马 丈量同一条防线

还是连长说 只要马蹄能踏的地方

是远方故乡萦绕的叮咛

自己钻进了健身房和会议室蜗居

一只栖息葳蕤苍劲的草原

还是骏马息息相通的灵犀

这一夜梦境 从未有过的酣甜

是连长告诉我 新兵第一次骑马攀悬崖

小伙伴们为我腾出宿舍

繁华霓虹侵扰了那份专注

是隔绝信息挡不住的情感

信号 严防死守与阵地的践约

一只栖息白雪皑皑的山峦

抑或 是在第一哨安憩的坦然

我想赞美哨所战友每天自己下厨

是小伙伴强悍的骑术战术

迎接我的哨所紧紧把我拦入胸怀

提前抵达 这一片圣水圣山

近期围绕VAR的争议,巴萨主席巴托梅乌表示,VAR一直对某队有利。对此塞蒂恩表示:“我不认为有人发表意见是不对的。我们都可以在保持应有尊重的情况下各抒己见,我们俱乐部的主席就是这么做的。在VAR方面,我们确实感觉混乱,相同的动作,有时候会启用VAR,有时候不启用。这是一个不错的工具,但并没有统一使用,这令人困惑。有必要统一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