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舞民众伦敦街头巨幅广告牌出现女王头像和标语

(原标题:为鼓舞民众抗疫 伦敦街头巨幅广告牌出现女王头像和这些标语)

【海外网4月9日|战疫全时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英国蔓延,伦敦市中心的巨幅广告牌上出现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头像,旁边还附上了女王演讲的句子,以鼓舞民众抗击疫情。

早在2015年,英特尔就花费了6000万美元聘请了昊翔TyphoonH作为RealSense的推广大使,2016年,它又发布了搭载了RealSense技术的Aero无人机。除了人才布局,英特尔也是在2017年以前就通过投资Airware和Precisionhawk两家无人机公司,开始了对无人机赛道的布局。

高盛的研究显示,基于政府和民用市场对无人机在火灾、农业以及巡视等领域的使用场景扩展,到2020年仅商用无人机市场就会达到130亿美元,而且无人机市场还将维持较高增长。

无人机作为一个仍在高速成长的市场,已经吸引了各行业巨头的低头窥探。

基于算法立足的核心,大疆在对外宣传上,也更喜欢用人工智能公司作为标榜。

据悉,这也是皮卡迪利广场巨幅广告灯牌首次直接打出女王演讲标语。广告费用将广告牌的所有者Landsec集团与广告运营商Ocean Outdoor公司共同承担。

和英特尔类似,高通在2015年2月份收购了无人飞行器研发公司KMel Robotics,并领投了大疆原消费领域的劲敌3DR 5000万美元C轮,另在9月推出了无人机设计平台Snapdragon Flight。

大疆最特殊的一点,莫过于在一个新赛道摆脱了“品牌厂”的命运。

▲2022年,商业无人机行业的市场总值将达150亿美元

接下来的十天里,巨型广告屏幕上会截取女王演讲词中不同的句子,鼓舞民众一起抗击疫情。受疫情影响,曾经人头攒动的街道如今十分冷清,不过每天上午10点至下午6点,LED大屏幕会这一形式点亮,直至4月19日。

综合英国《每日邮报》《太阳报》8日报道,位于伦敦市中心的皮卡迪利广场是英国热门地标景点之一,这里的巨幅LED显示屏换上了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头像,同时还附上了女王在5日演讲中的几句话,“我们将与好友重聚;我们将再次与家人相伴;我们定能重逢”“我要感谢奋战在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一线的抗疫人员,还有那些护理工作者和坚守关键工作岗位的人员”“我们应该感到安慰,尽管还要忍受很多苦难,但美好的日子终会回来”。

这种企业在中国手机市场尤为常见,按照知乎上一位无人机从业者BlueSky的描述:因为高通在手机的一家独大,大家都在用同一套技术方案组装手机,所以导致今天的市场同质化非常严重,手机企业根本没利润。

对于全球摄影玩家来说,大疆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

但王位初定的那一年,这家成立11年的小公司,“星辰大海”的挑战才是刚刚开始。

▲英特尔的无人机灯光秀

“多数无人机产品上的云台基本没有达到能实用的程度。无人机最核心的技术是姿态漂移问题,这个问题要解决起来并不难,但前提是发现问题并真正想要去解决它。友商们因为大部分在使用开源云台的软硬件方案,很多时候出了问题,连问题的原因都没找到,又何谈解决?”

但两家公司都因为迫不及待的做大做强,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也丧失了成为大疆的良机,比如:极飞分出核心团队去搞物联网项目;零度则衰败于还没有成功就去忙着通过各种比赛提升知名度。

在零度和极飞退场后,国内的无人机市场,大疆便少有对手,这让大疆有了一段一枝独秀的光辉岁月。但其一枝独秀也正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

对于这些品牌的颓势,BlueSky在知乎描述到:

这家成立于深圳的中国公司,已坐拥全球商用无人机市场的半壁江山,并且利用技术迁移,打破了GoPro在运动相机领域的全球垄断。

这些公司大部分采用APM、德国MK、Paparazzi、PX4和MWC等五大无人机开源平台的技术解决方案来做自己的无人机产品,但因这些开源方案的产品大同小异,在稳定性和实用性方面与大疆的无人机差距较大,所以这些公司的产品大部分只能在玩具市场立足。

即便以大疆2018年71亿人民币的利润计算,一个产品出货量不到300万的公司,居然占到了三星2018年2.9亿部手机利润的34%,其产品的溢价区间也是不言而喻。

大疆能让上游硬件企业为自己打工的原因,要追溯到它的创立时期。2006年大疆创立之初,国际上还没有多轴无人机的可用飞控系统出世,为了做多轴无人机,大疆创始团队于是主动研究了一些国外开源作品,并从零写下了大疆自研飞控系统的雏形。

据英国卫生和社会保障部8日报告,英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491例,累计确诊60733例;新增死亡病例938例,累计死亡病例升至7097例。

如果考虑到三星消费电子业务还有手表和电脑等其他产品的利润存在,大疆这家新晋独角兽的硬件利润不可谓不恐怖。

2016年是无人机市场的一个分水岭,那一年,曾经和大疆有着多旋翼三巨头称号的“零度”和“极飞”,彻底走向和大疆不同的道路,并从此一路下坡。

这只仍未上市的中国独角兽,在创立的十多年里,借着国内经济的发展红利和全球化的进程,一直顺风顺水。但伴随华为事件的发酵,全球化进程的倒退,大疆也正遇到来自硬件供应商的反噬。

Landsec集团商业媒体经理德里克·曼斯表示,“能在广告牌上分享女王支持国家的话,我们感到骄傲。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鼓舞伦敦人民,我们继续努力度过这段前所未有的时光。”Ocean Outdoor公司首席营销官认为,女王的演讲能够鼓舞人心。

2017年,随着大疆成为口碑最好的品牌,无人机市场从此进入赢家通吃时代,那一年大疆凭借258.7%的利润增速,正式成为业内霸主。

延伸阅读 美媒爆料:约有150名沙特王室成员感染新冠病毒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50万 死亡病例超8.7万 俄罗斯扩大病毒检测实验室范围 全民都有机会检测

即便有些品牌能用高成本硬件冲击千元市场,但到了3000元价位也便再难寸进半步,根本无法对大疆构成直接竞争关系。

当无人机产业遭遇全球变局,随着更强对手入场,大疆这家中国独角兽还能傲娇多久?以人工智能破局的它,又会走向怎样的未来?

当地时间4月5日,英女王发表特别电视讲话,向新冠肺炎疫情在英国发生以来参与抗疫的人们表达感谢,呼吁英国民众团结一致对抗疫情。这是她在位68年以来,第五次发表非常规性的电视讲话。当天,数百万的民众观看了女王的电视讲话。

表面来看,三星的利润率似乎对消费者更良心,这也是手机行业“极致性价比”的由来,但只要考虑到高通和三星在半导体领域的利润便会明白,手机行业的“性价比”模式并不健康。

因为限飞、价格昂贵和操作难度相对较高等诸多外因的限制,根据Gartner数据估算,2018年全球无人机市场一年的出货量才313万台,2019年全球无人机市场出货量估计也只有370万台。

以三星手机为例,根据三星财报:其手机业务在2018年的出货量达到了2亿9230万部,但根据消费电子业务利润只占三星集团总利润的6%来计算,三星手机的利润只有207.6亿人民币。

所以,今天的大疆能够做到高溢价,其中的原因可能不只是大疆太强,也包括大部分企业没有走出品牌厂的捷径陷阱。

在BlueSky看来,零度和极飞的失败非常可惜。作为与大疆同时期且一度同规模的竞争对手,两家公司也是最可能成为另一个大疆的企业。

大疆作为其中的翘楚型公司,纵然在全球拥有70%的市场份额,一年的出货量也不过300万台的水平。但据有关信息显示,它在2017年的净利润达7.58亿美元(约53亿人民币),2018年预计能达到10亿美元(约71亿人民币)。

除了产业链的掣肘,手机芯片巨头高通,也已通过芯片技术,以降维打击的方式进入无人机市场。高通之后,华为海思、英特尔、德州仪器等新老对手也开始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无人机平台。

大疆的成功是中国的一个神话,有人将它称之为中国苹果,因为在深圳上百家无人机企业中,只有大疆一家做到了品牌溢价,其他品牌则只是利用硬件组装的方式来赚取微薄的代工利润。

著名的APM开源飞控,那时也才刚刚起步,这让大疆的自研飞控系统多少占了起步更早的优势。因为大疆的飞控系统是自研的,遇到什么问题,都能从系统根源上解决问题,这也进一步为其飞控系统提供了稳定的迭代基础。

无人机市场也有很多类似“性价比”模式的玩家。

不少外国品牌也是如此。

市场蛋糕的不断壮大,让高通、华为、联发科和英特尔等其他赛道的王者有了参战的理由。此前因为过于小众而不屑入局的国际巨头们,已经跑步进入无人机市场,而且还在不断提速。

中国的电子市场一直以“品牌厂”居多:通过整合上游硬件公司的产品赚取微薄利润,他们通常也被称为“打工类”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