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学习成趋势技术力量补差距在线教育不“下线”

原标题:混合学习成趋势技术力量补差距在线教育不“下线”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迎来蓬勃发展。利用信息技术更新教育理念、变革教育模式已成大趋势。

中国教育科学院国际比较教育研究所所长王素近期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疫情期间,我国中部地区孩子每天在线学习时长高于东、西部地区。对孩子在线学习效果的满意度,中部地区学生家长也显著高于东、西部地区家长。

教育学者熊丙奇同样指出,长期以来,家庭教育围着学校教育转,而且核心是知识教育。“学生在线学习,要求家长改变传统的家庭教育理念,要重视培养孩子的自主学习意识、能力,让孩子获得自主性、独立性、责任心的提高。”熊丙奇说。

今年10月,江西省公安机关破获“6·11”制售假冒品牌箱包案,抓获犯罪嫌疑人45名,捣毁制假窝点30个,查获大量假冒品牌箱包,案值近10亿元。经查,不法分子通过自建网站、电商平台、设立实体店铺等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推广销售。

与此同时,在线教育的发展也为国际教育的交流合作开辟了新渠道。

“一些早教和课外的辅导机构在海外寻找合适的英语教师,通过互联网视频教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全球教育供应链。”陈一丹说,在中国教育体系走向现代化的改革进程中,加强国际交流符合各方利益,这对全球的科技、经济包括文明的发展都是有帮助的。

“传统的教育系统需要一个老师和一间教室。在这样的教学环境下,父母与孩子以某种方式被分隔开了。而在疫情期间,父母一直和孩子、老师在一起,这样的教育效果实际上是更好的。”赫克曼指出,在线教育发挥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把更多的学习过程和环节带到了家庭当中。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面对停课不停学、不停教的考验,中国在线教育挑起重担,各地教师支撑起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在线教育。

近日,腾讯主要创始人、“一丹奖”创办人陈一丹在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詹姆斯·赫克曼进行线上对话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社会第一次全面了解到科技为教育带来的巨大变化,一批成熟多年的技术方案在教育体系核心中落地,催生了教育新模式。

“应当通过技术赋能,共享优质教育资源,促进教育公平。在优质在线教育资源显现集约化发展趋势之下,避免新的数字鸿沟的产生。”王素表示。

在线教育的风靡,不只让产业站上了发展风口,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也随之凸显。

“只有因材施教的个性化教育,才能让每个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而不应该像工厂里的产品一样被加工成同样的产品。”璐瑶妈妈介绍,大咖知识学堂通过社群服务,实现一对一群内答疑,指导家长对孩子因材施教,让家长掌握和孩子沟通互动的方法,接下来的学习就会变得非常简单。借助这样的教育方式,也让孩子发展出一系列的兴趣爱好。

“在线教育让家长意识到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过去不少家长认为学习是学校和线下机构的事情,家长可以做甩手掌柜。当不得不参与在线教育的过程时,家长才恍然大悟,教育不是让孩子一个人努力,而是要跟上孩子成长的脚步。”璐瑶妈妈说。

今年5月,江苏省公安机关破获“8·27”制售假冒品牌手机屏幕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5名,查获假冒品牌手机屏幕成品、半成品14.9万余件,案值1亿余元。经查,不法分子通过购进廉价手机,将屏幕拆卸、检测、改装、翻新,粘贴高档品牌手机的商标后通过电商平台对外销售。

刘利民指出,相对低成本、高效率、大规模的在线传播形式为国际间教育交流合作打开了突破口,也为跨境教育提供了新渠道,有利于促进包括跨国网络教育、远程教育等教育服务贸易的发展。

为国际教育合作开渠道

今年5月,辽宁省公安机关破获 “5·12”制售假冒品牌箱包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5名,打掉制假窝点7个,查扣假冒品牌箱包1.6万余件,案值1.2亿余元。经查,不法分子生产假冒品牌箱包后,通过实体店、社交平台、“直播带货”等方式对外销售。

今年8月,上海市公安机关破获“8·28”制售假冒品牌商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41名,捣毁制假售假窝点8个,查获假冒品牌箱包、服装、首饰、手表等商品3000余件,案值5000余万元。经查,不法分子与拥有百万粉丝的“网红主播”勾结,通过“直播带货”方式推广销售。

疫情期间陪孩子天天在家上网课,让不少中国家长“抓狂”。但与孩子的相处时光,也让很多家长找回了“初心”。

数据显示,通过各类在线教育平台教中国学生英语的北美教师目前已超10万名。在疫情影响下,很多被迫待业或失业的美国教师通过中国在线教育平台得到了收入和生活保障。而在上个月于北京举行的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专门设立了教育专题展,参展厂商超过120家,其中在线教育企业占了大部分。

不过,赫克曼也坦言,相较于美国,中国家庭更为稳定,中国父母也更重视家庭教育。“推动信息技术和家庭教育的结合,拉近学校和家庭之间的联系,让家庭参与进来,是好教育的重中之重。“赫克曼说。

“利用新的技术发展出更为个性化的教育方法,以更灵活的方式去理解孩子,而不仅仅是把孩子们带到学习的下一阶段。这种新的教育模式允许孩子们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和成长,也可以让我们及时监测到孩子的成长变化,为他们的技能培养提供帮助。”赫克曼说。

今年7月,河南省公安机关破获“6·09”制售假冒品牌电池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打掉制假窝点4个,缴获假冒品牌碱性电池30万余节,案值1600余万元。经查,不法分子通过“直播带货”方式,以正品3折左右的价格进行推广销售。

在线上对话时,赫克曼也指出,在线教育技术的发展,让更多个性化教育成为可能。

“以前在线教育是进不了K12(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课堂的,只能在课外辅导、技能培训等外围板块作为辅助手段。但在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第一次‘打入’K12课堂,成为承担教育工作的主力。”陈一丹说。

“在疫情之前,很多家长并没有认识到在线教育的好处。实际上,在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知识与能力不应只靠学校或线下教育提供。”在线教育平台“大咖知识学堂”创始人璐瑶妈妈说,疫情期间有更多家长加入了自己的平台。从排斥到了解,再到依赖在线教育,是不少家长的心路历程。

在线教育的技术门槛是否会加剧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差距?业内人士指出,只要满足硬件条件、解决了“没有”的问题,线上教育就能打破优质教学资源的地域限制,让不同地区的学生享受到多样化教育资源。

“在全球教育领域内,这是一个奇迹。”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刘利民说,疫情期间,中国及时开通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面向高校免费开放包括1291门国家精品课程在内的3万余门在线课程,针对偏远地区开设空中课堂,满足2亿多学生居家学习需求。

今年5月,山东省公安机关破获“5·12”制售假冒品牌蓄电池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查获假冒品牌蓄电池成品、半成品6000余块,案值5000余万元。经查,不法分子低价购进废旧品牌蓄电池进行加工翻新,冒充原装正品蓄电池通过电商平台或线下销售。

随着正常教学秩序的恢复,线上教育的需求也开始趋于正常。业内人士预计,疫情之后,教育的形态将发生变化,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教育将成为必然。

在上海,“空中课堂”在新学期仍坚持“开课”,为150万中小学生提供线上学习空间。上海市教委主任王平认为,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实践为推进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的进一步融合提供了契机,促进教育的优质均衡发展。“空中课堂”不仅为学校提供了托底保障资源,还促进了教师专业能力发展。有不少老师表示,随着线上线下教育的打通,“因材施教”的重点更加突出。

“有的家长告诉我,以前光忙工作,孩子9岁了自己都没陪他学习过。”璐瑶妈妈举例说,疫情期间,很多家长跟孩子一起学习后感慨:不是孩子不喜欢学习,而是家长过去没有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与成长中。

科技的发展为教育加速向线上转移提供了支撑。疫情期间,很多地区采用AI技术、大数据手段等信息化工具实现学习打卡、作业批阅、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习方案等。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报告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4230亿元,用户规模预计达3.31亿人。

在赫克曼看来,疫情时期的线上学习创造了机会,而不是障碍。家庭是孩子学习知识和技能的核心场所,但如果不去指导父母、不让父母参与子女的教育,则可能加剧在线教育下的不平等状况。

今年6月,广东省公安机关破获“飓风183号”制售假冒品牌手表案,抓获犯罪嫌疑人98名,打掉制假售假窝点15个,查获假冒6个品牌14种型号的手表成品1万余块,以及大量假冒品牌手机配件,案值6亿余元。经查,不法分子主要通过社交平台发展客户、推广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