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聪炫耀在伦敦见蓬佩奥超过20分钟的一对一会面

(原标题:罗冠聪炫耀在伦敦面见蓬佩奥,香港舆论嘲讽:强盗勾结汉奸)

因惧怕香港国安法而逃到英国的罗冠聪继续摇尾乞怜,炫耀与到访伦敦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单独会面超过20分钟。这也被香港舆论嘲讽为“强盗勾结汉奸”。

可问题是,《纽约时报》2017年刊登的一篇文章却显示,罗冠聪是1999年才随家人移民香港的,而彼时香港早已回归祖国。所以,根本就没有在彭定康时代生活过的罗冠聪,又怎配“代表很多香港人”去感谢彭定康?

而且即便是在《纽约时报》的“诱导式采访”,将三人说成是“为民主而遭迫害”的情况下,三人的家长也仍然是不希望他们这么做的情绪更强烈。

对抗疫情亟待各国进一步携手

中国科学院院士、分析化学和化学生物学专家谭蔚泓同意这一说法。他鼓励化学工作者更好地利用工具,了解分子在人体内的相互作用,以及如何利用分子来抗击疾病。

“就像奥林匹克——有竞争,但参赛队员其实都在享受竞争,在这个过程中人类能够变得更高、更快、更强——这也是科研的精神。”孙坚原说,通过科学的合作,科学家能够了解彼此,能够分享彼此科研的成果,也能够使人类社会和科研界都更加强大。

在他看来,许多未知的科学都在人体本身之中,从化学的角度来看,还有更多人体的未知之解。而这一破解过程,同样需要更多科学家联起手来。

在1962年到1966年,谢尔登·格拉肖担任了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教授,他提出了新的粒子物理及中性粒子流的概念,于1979年获得诺奖。在他看来,中国科学家始终会和其他国家保持联系。

叶国谦还强调,香港的民主从来不是靠英国人给予,而是中央政府给予的。

(截图为《纽约时报》报道)

更逗的是,黄之锋的父亲还一度威胁要中止《纽约时报》的采访,因为该报对于为什么他儿子支持同性恋群体、他却很反对同性恋群体,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但尴尬的是,有网民扒出罗冠聪是1999年才随家人移民香港,而那时彭定康早已走人…

一名来自中国的波士顿大学新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已了解学校的“限聚令”,并于近日收到一封来自校长的邮件,提醒学生校园聚集性疫情的危险,并注意佩戴口罩、做好个人防护。

比如根据香港大公报的报道,任职政府多年的前廉政公署副廉政专员郭文纬就直言,英国管治香港多年,一点民主都没有。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亦指出,英国殖民香港百年,并没有认真在港推动民主,彭定康是临走时才来假惺惺。

迈克尔·莱维特因其为复杂的化学系统发展了多尺度模型,获得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而他本身其实是一位生物物理学家,并拥有4个国家的护照。他以自身经历呼吁更多学者跨学科、跨领域、跨国家合作,推动科学为民众服务。

(截图为《纽约时报》报道)

罗冠聪1993年在深圳出生,6岁时到香港定居,2014年成为“学联”常委,参与发动违法“占中”,2016年与黄之锋创立“香港众志”,同年当选立法会议员。之后他与黄之锋不断到英美等国家鼓吹“港独”,香港国安法生效前夕匆匆逃到英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22日批评有西方政客将国内政治压力转移到外交战线,使国际地缘政治形势更加严峻。他说,“今日香港所取得的成就是几代香港人打拼得来的结果,绝对不是其他国家的恩赐”,本港累积丰厚实力及稳定根基不是肆意破坏的违法分子可以随便摧毁的,中央政府会全力支持和爱护香港,祖国是坚实后盾。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陈勇形容,蓬佩奥见罗冠聪是“强盗勾结汉奸”。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直言香港的立法会选举与美国无关,罗冠聪不过是美国打压中国发展、干预香港事务的棋子。

陈和生说,不仅科学离不开国际合作,世界和平也需要国际合作作为支撑。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让科学家的合作变得艰难,但他认为艰难时刻终将过去,科研活动将很快恢复。

中国科学院院士、粒子物理学家陈和生表示,国际合作不仅对科学研究本身很重要,对整个人类、对世界和平发展,以及不同民族的进步也非常关键。

据了解,波士顿大学于9月2日进入2020年秋季学期。波士顿大学学生称,此前曾收到校方通知,计划大部分在校学生每周做一次核酸检测,但学期刚刚开始,具体如何执行还未知。“开学后,进出学校需要扫二维码,绿色码可以进入校园,红色不能进。类似于国内的健康宝。”

厄温·内尔在1991年获得了诺贝尔获,他发现并且确定了细胞膜上单个离子通道的电流。值得一提的是,他向同行完全开放了自身研究成果,对后来的研究者起到了极大的帮助作用。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厄温·内尔在对话活动中,重点谈到他所从事的生物领域,并始终关注新冠肺炎相关研究的进展。

比如,美苏之间曾有空间科学合作计划。该计划曾于1987年4月5日签订,之后,1988年、1991年7月美苏首脑级会谈时一致同意扩大合作范围。后来,苏联发射的卫星搭载了美国的实验装置。

“在基础科研领域,国际合作的重要性更加不可或缺。”谢尔登·格拉肖说,就像粒子物理实验需要有比较大型的加速器和一些大型的地下设备、设施,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单独完成极大型设备的维护、安装和操作,要支撑科学家长期深入研究,就必须实现国际合作。

据香港《星岛日报》23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二在英国伦敦单独会见了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罗冠聪在社交网站炫耀称,“跟过往与美国政府代表会谈不同,今次是罕有地一对一会面超过20分钟”。他提及早前举行的泛民“初选”,称内地未重视民意,反而“密谋DQ(取消资格)候选人”,甚至为取消9月立法会选举铺路,鼓动国际社会密切关注未来两个月的局势发展。罗冠聪还回顾称,他与蓬佩奥上次会面是2019年5月在华盛顿,泛民的李柱铭和吴霭仪在场;而这次会面是由国务卿本人“亲手敲定的”。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在那篇《纽约时报》讲述罗冠聪“出身”的报道中,包括他的母亲,以及“港独”分子周永康和黄之锋的父母,都流露出了不希望他们走上的这条乱港之路的情感。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孙坚原也呼吁各国科学家携手应对危机。

在他看来,在长期的科学研究历程中,科学家们坚信,合作是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一环。现在人类社会有很多危机和问题,而合作正是解决这些问题和危机最好的办法。

而真正在彭定康时代生活过的不少港人,反而表示如今最爱对香港说三道四的彭定康以及他背后的英国政府,都没有在他们的时期对香港的民主做出过推动。

10月5日至12日,2020年诺贝尔奖陆续揭晓,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在今年诺贝尔奖揭晓前夕,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连续多天推出主题为“2020为什么我们这么关注诺奖”的中国科学家与往届诺贝尔奖得主线上系列对话直播活动,邀请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中国科学家参与对话,吸引900余万网友线上观看。

公开资料显示,波士顿大学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属于疫情较为严重的州之一,确诊病例数已接近13万例,过去14天内日新增病例340例。目前,美国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州为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

美国科学家谢尔登·格拉肖曾在1979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在对话过程中,他多次提及一个关键词:国际合作。

此前,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圣母大学等多所高校内曾发生聚集性疫情。部分2020年秋季学期刚开学的高校,再次宣布取消面授课、恢复网络授课。

他说,希望各个国家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时,可以在信息分享方面更加“慷慨”,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进行科研合作,才能真正了解新冠病毒本身的机理。

罗冠聪代港人感谢彭定康?结果被扒出一个尴尬事实

如下图所示,罗冠聪在他发布的一个他与彭定康的合影中宣称,他要“代很多香港人”对彭定康表示“感谢”,并称赞了彭定康的“学术、胸襟和远见”。

“国际合作从未停止,尤其是在物理学领域,哪怕是在国际形势紧张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停止。当下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更加需要,更不能够停止。”谢尔登·格拉肖说。

22日,欧盟公布“香港政经发展年度报告”,声称香港自2019年以来在自治、稳定及自由等方面存在严峻挑战,且在2020年进一步升高,如今中国实施香港国安法,使欧盟更加忧虑“一国两制”原则遭到破坏,“欧盟对此不会袖手旁观,正致力采取行动”。报告同时强调欧盟与香港的深厚伙伴关系,2019年欧盟在港投资总额超过1362亿欧元,欧盟是香港第二大贸易伙伴。香港特区政府23日就此回应称,特区事务属于中国内部事务,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权直接或间接干预。发言人表示希望国际社会客观持平看待香港的发展,回顾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报告似乎聚焦在港企业面对的政治压力和干预有所增加,但忽略了不少企业因为支持中国或政府的见解而被暴徒针对性地破坏。

(截图为《纽约时报》报道)

当人们关注诺奖,更多地在关注基础研究时,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则强调,科学家同时也应该思考能为民众做些什么。

在活动中,中外科学家就世界科技前沿方向、如何开展国际合作等话题展开深入探讨和交流,其中不少观点引人深思。

这位诺奖得主表示,即便在冷战时期,美国的科学家还是会去拜访苏联的科学家,苏联也会派遣科学家去参与很多国际会议,双方配合开展科研的项目。

厄温·内尔说,科学家应该真正利用好局部和本地的资源和技术,作用于全球、服务于全球,不管是企业之间还是研究者之间,既有竞争也一定要有合作。在他看来,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科学家必须通过合作了解更多的潜在方向,了解不同团队的科研成果和成就,同时可以更好地去合作,并由此探索更好的科研内容。

今天,已经逃往英国躲避中国法律制裁的“港独”分子罗冠聪,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了一个他与末代港督彭定康的合影,并发帖表示他要“代表很多香港人”对彭定康表示感谢。

在波士顿大学的官网上,新京报记者看到,波士顿大学副教务长肯尼斯·埃尔默(Kenneth Elmore)给学生写了一封公开信。他表示,目前仍有部分学生不把新冠疫情当回事,参加大规模聚会或违规居住在学校。埃尔默明确,参加超过25人聚会的学生将在秋季学期被撤销上课资格,且不能个人参加远程授课,已缴纳学费不予退还。

他建议,要建立更多像科学家网络或者协会之类的组织,加强科学家之间的沟通,提高效率、互相学习,加快全球合作的步伐。

目前,迈克尔·莱维特正投入新冠肺炎的数据分析和研究中。他说,我们现在是面临一场人类战争,一场全球战争,“这时候,个人没有那么重要,解决问题很重要”。

埃尔默还在信中告诉学生,如果看到波士顿大学社区成员未佩戴口罩或没有保持社交距离,可以提醒他们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或主动远离他们;如看到波士顿大学的学生参加大型聚会,可以拨打求助热线举报此类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