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医有一次杰拉德私处被踢坏我被迫给他缝上

前利物浦队医安德鲁-马希透露,当年在做红军队医时,有一次不得不给杰拉德缝合私处。

2014年在利物浦对伯恩茅斯的一场杯赛中,杰拉德的私处受伤,流血很多。马希回忆说:“我往下一看,看到到处是血,我想:哇哦,那一定很痛。”

做短视频两年心力交瘁,有编还是会去当老师

与此同时,短视频和直播日渐繁荣,越来越多应届毕业生加入其中,期望赶上“当网红”的风口,乘风破浪。

“我试图回想自己受过的医疗训练,但没有人教过你如何缝合一个XX。我当时想,我不希望自己缝合的第一根XX是杰拉德的,可它就是。”

大学同学毕业后做本专业的很少。要做我们专业对口工作,在毕业后还得非常热爱英语,并不断去学习提升自己,要依靠的专业知识太多了,不是学的比较好就行了,比如口译能力等。并且还要在商务礼仪、表达能力等方面非常出色,才能挣到一个满意的薪资。所以同学们找的工作各种各样,销售、电商、幼师、酒店、传媒等行业都有。

不过,现在工作不久,一切还在摸索,成功自然谈不上。目前感觉最大的挑战就是专业性不够,不知道怎么更好地销售东西。要做好一场直播,必须要对产品非常了解,而我们公司是帮店铺直播,合作店铺种类很多,如个护、美妆、美食、数码等等,我需要学习很多。除了产品,还要对直播话术和技巧进行研究。目前,我就经常看别人直播学习经验。当然,公司也有主播培训师和一些系统课可以帮助。

菲菲丨女 95后 会计专业 短视频网红 入行一年

其实大学刚毕业时,不是很想去做老师。最开始不喜欢那种一眼能看到自己40年后的工作。不过,我还是参加了教师考编,考了两次没过,让我很不爽。现在想再做几年,等不想再奋斗时,就找个安稳的工作安定下来。当然,如果现在给我一个编制,我还是会去做老师的,不去的话,我爸会打死我。

后来,家人慢慢支持我了,不仅会关注我的账号,还会帮我出谋划策做内容。因为我的粉丝越来越多,接的广告越来越多,收入也水涨船高,比在医院工作和其它大部分同龄人要高,这也是家人态度转变的原因之一吧。

我会一直干下去,不会回医院也回不去了

当然,任何工作都有焦虑,只要保持好心态,挺过焦虑期,就会看到彩虹。我是会在这个行业一直干下去的。即使以后不出镜了,我还可以转做幕后编导,这个职业还是可以长期发展的。不管怎么样,我是肯定不会回去做医生的,再说也回不去了。工作几年后,如果没有相关经验,医院也不敢要我啊。

早在大四实习时,我就在MCN机构做短视频运营,属于幕后岗位。今年2月份,公司觉得我有出镜潜力,于是开始转岗做出镜达人,同时兼职做运营。

我大学学的是临床医学。不过,我在高中学过表演,本身更喜欢表演,大学期间还在湖南广电跟过项目。于是大学毕业后,我就直接进入传媒行业。

准备做到30岁,30岁后去开个美食店

花花丨女 95后 旅游管理 短视频网红 入行两年

那么,毕业就去当网红,是不是一个好主意?做直播还是短视频,究竟哪个更好?是签约MCN机构还是自立门户,成功几率如何?

对此,“螳螂财经”采访了八位95后网红。她们有的签约短视频或直播MCN机构,有的在独自拼搏;有些今年刚毕业新入行,有些入行时间更长。这些人在大学所学专业也五花八门,临床医学、音乐教育、旅游管理、编导、会计、表演、播音主持等应有就有。

小乔丨女 99年 商务英语 直播网红 入行几个月

我觉得做短视频人设和剧情最重要。我的抖音美食账号“通姐带你吃长沙”,最初人设不强,涨粉速度在30万粉丝时就慢下来,这让我很痛苦。多番探索后,偶然间团队发现包租婆人设很有意思。于是我就成了一个探店美食的“包租婆”。而人设调整后,粉丝开始大涨,如今我的抖音账号粉丝已经200W+了,商业价值也不断变大。

据猎聘大数据研究院《2020应届毕业生春招求职报告》显示,2020年毕业生人数达到874万人,再创新高,其中超7成尚未签约。同时招聘应届毕业生企业规模同比下降22%。

我一个发小,她之前加入一家公会,在某直播平台做娱乐主播,主要靠粉丝打赏礼物分成,一开始觉得自己肯定能赚钱,花了2、3万买灯、声卡、摄像头、电脑、麦克风等直播设备。但后来发现,打赏粉丝并不多,一个月赚的钱在平台和公会分成后,只剩几百块钱了,连生活费都不够。因此,她只做了不长一段时间,就做不下去了,钱没赚到还亏了不少。

糯米丨女 97年 音乐教育 短视频网红 入行两年

其实,我最初去公司是做短视频编导,后面才转岗成为出镜网红。

目前我的账号在快手有100W+粉丝,在抖音有50W+粉丝。外界看起来还不错,但在业内来看只能算中部账号。在我看来,大网红是那种有自己IP的,像李佳琦、薇娅、李子柒那种才算大网红,要成为这种大网红真挺难的。

目前,我的想法是做到30岁左右就转型,毕竟网红是有生命期的,现在的我活在流量和观众的喜欢里,以后就说不准啦。未来我可能会去开个甜品店,因为是做美食类目,想继续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以后开个“菲菲糕点店”什么就挺不错。

身体不苦,但很多时候心里会苦。一是拍出的内容数据不好看,不涨粉;二是会有甁颈期,当粉丝涨到一定量后会停滞不前。这时可能需要调整内容方向——既要满足老粉丝,还要吸引新用户,这是一个大挑战。

通过他们的口述,或许能帮即将选择或进入“网红圈”的应届毕业生揭开这个“隐秘的角落”。

当然,很多不懂的人认为做网红工资一定很高,其实不是这样的。事实上,只有赚钱的网红工资才会高,不赚钱的网红亏钱也很正常。

我大学学的是音乐教育,自己从小就在学习琵琶,大学选专业时要么音乐表演,要么音乐教育,我选了后者。

疫情下幼儿园快黄了,我从幼师改行做主播

做这份工作,身体不算辛苦,上班就是做饭,拍一条一分钟左右的视频。我每周要拍5-6条这样的视频,每条要拍摄3-4个小时。比如做的是美食账号,有时火候不好,食物烤糊了;有时做出的食物的色泽、观感不好都要重拍。

在我看来,做直播主播,粉丝量不是最重要的,即使一场直播有很多粉丝看,但是没人买也没什么用。我们主播最重要是怎么把商品让每一个人都用到,并且不花冤枉钱。当然,这个过程刚开始是很难的,但只要继续努力,肯定能做得很成功,我才刚刚毕业,机会还有很多。

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学的是商务英语,但我本身不是太喜欢英语,大学实习选的幼师,毕业后通过校招到幼儿园工作。不过今年因为疫情,幼儿园快黄了,于是转行做了直播主播。

转行做直播,是我自己的想法。现在感觉还挺满意的,觉得挺适合,同学中还有一些人想过来跟我一起做。我来公司的第一天就上播了,感觉特别开心,从没有那么多人一起看我直播。

杰拉德本人也回忆过这次受伤,他在自己的书里曾写道:“哦,当时我想,我不会要和自己那个老朋友说再见了吧。我能看出他(马希)很不舒服,但他缝的很好。”杰拉德还透露,回到更衣室后,队友们拿这事疯狂嘲弄他。

我大学学的是会计专业,大学50多个同学中,目前做这行的只有我一个人。相比网红,我们更希望别人称我们为达人,在我和同事眼中,这只是一份普通工作,并不一定说要成为网络红人。

做短视频就像坐过山车,更看重粉丝认可而非数量

目前我做的抖音账号有100多万粉丝。粉丝主要是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涨起来的,当时涨粉速度很快。不过在2019年下半年到现在,涨粉速度开始慢下来,最近半年只涨了10W多。

通妹丨女 98年 临床医学 短视频网红 入行两年

我们这个行业变化很快。抖音每个阶段主推的东西在变、用户喜欢的内容也在变,身边的人也在变,作短视频两年,我的搭档就换了6个。所以做这行还要看运气。我觉得流行是一个轮回,说不定下阶段又喜欢我这种了,可能现在运气还没到。总之,一切顺其自然,如果做不下去了,还是会转行,做品牌运营或者做老师什么的。

我大学学的是旅游管理,实习期间就在这家公司工作,先做的是美食账号编导,再转行做出镜网红。在工作之前,我就很喜欢美食,经常在微博上跟粉丝分享美食,那时我就有5000多粉丝,是个微博美食博主。

毕业后,很多同学并未从事专业对口工作,因为发展并不容易。一般实习工资只有800元/月,转正之后也就3000元左右。而要想获得较高薪酬,一般要到五、六年后,并在考到各种证书的前提下。

最开始,家人极力反对。他们认为在医院工作体面,各方面待遇也很好,我做的账号他们也不关注。但我觉得当医生,属于一脚在医院一脚在法院,一不小心出现医疗事故,很可能就进去了。而且在医院每天面对的人(病人)都是带着问题来的,让我觉得太沉重。相反做传媒轻松开心很多。

如果想做短视频网红,心态非常重要,因为有时会很焦虑。粉丝少时,会急着涨粉,会焦虑;粉丝多起来后,也焦虑,尤其是那种冲顶后无法突破瓶颈的危机感——自己明明同样努力,但粉丝突然不买单了;以前不如你的账号,现在慢慢超过你;账号那么多,广告主可以投你也可以投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