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保级队教练如果恢复训练我将缺少2位球员

英超保级队阿斯顿维拉主教练迪恩-史密斯警告,如果出于对健康和安全的担忧,英超恢复训练,他的球队可能会缺少两位球员。

维拉目前在积分榜上处于降级区,如果英超重启,每一分对于保级队而言都相当重要。迪恩-史密斯上赛季将维拉重新带回顶级联赛。“每个人都想训练,但也要看首先是什么医疗程序,”迪恩-史密斯说:“对所有人而言,恢复训练都存在一定风险。”

记得采访过一个1995年出生的护士,我问她出发前最想说的话是啥?她干脆利落地说了一句:“滚蛋吧,病毒君!”

春节那天,我和家人商量后,决定报名支援湖北前线新闻报道。除了父母,“单身+狗”的我,没有那么多牵挂。

通过2500万草原儿女40余天的共同战斗,内蒙古确诊病例清零在望,而这40天的采访历历在目。

这一句话让我笑里藏着泪,心里默默祈祷:“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一个都不能少。”

大年初四一早,妈妈还在给我做红烧排骨,我突然决定要返程回呼和浩特。因为那一天,内蒙古首支驰援湖北医疗队出发,也成为了我这个春节的第一个采访。

后来,我们的采访顺利且完美。也不得不说,到目前为止,孙院长还没有“诓”我,毕竟截止到3月7日7时,内蒙古新冠肺炎治愈率达86.7%,65例出院患者无一“复阳”。

和新冠肺炎一起度过的这40天,我和每一位采访对象从未真容相见,却记下了他们像星星般闪亮的眼睛,这场战“疫”中,有一些人终究会以最美的样子留在我的笔下、我的镜头里和我的心里。(完)

大年三十儿,我拉了整整一车年货回老家和父母团圆过春节,到家时已临近中午,一条来自内蒙古卫健委的信息打破了我的春节节奏–内蒙古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瞬间,与湖北相隔数千里的内蒙古大草原被“点亮”。

与新冠肺炎在一起的40天,让我看到始终坚守在一线,且充满信心的当属内蒙古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内蒙古人民医院院长孙德俊。

即使疫情救治工作忙到顾不上吃饭,但我每次见到的孙院长总是精神抖擞、干净利落。看样子,他是追求完美的人。

图为内蒙古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进行每日远程会诊。张玮 摄

已步入花甲之年的孙德俊冲在疫情一线时脚下生风,从早晨8点半的全区远程会诊到深夜开会研究调整患者诊疗方案,他从不缺席。

图为在湖北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内蒙古医疗队。 内蒙古驰援湖北医疗队供图

在荆门、在武汉、在重症病区、在方舱医院……爱美的姑娘们摘下口罩、脱掉护目镜,脸上有的只剩下深深的压痕甚至伤痕。

截止到当日7时,内蒙古已连续17天无新增病例和疑似病例,危重型病例清零,治愈出院65例,现存确诊病例9例。

“我们有一位球员患有气喘。有一位球员的妈妈病情缓解,但他与家人同住,所以必须非常小心,”迪恩-史密斯说:“据我所知,目前我们必须遵守政府指导,目前有很多假设性问题,在得到具体的指导之前,我们必须小心谨慎,球员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

看着他们哭,我跟着哭;看着他们笑,我还是哭。说不上来心里的那种感觉,我们素未谋面,却在他们出发的时候倍感亲切。

并没有意识到疫情蔓延速度如此之快的我,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从家里找出一个防雾霾口罩,戴着它便奔向机场,从那天起,没人与我来往,我也不与人接触,成了“独行侠”。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全国上下仿佛过了个假年,“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曾经他因我对他的采访稿不太完美,而约我进行第二次采访。也曾对我说过:“‘宽进严出’,提高治愈率,严控病情反弹。”

内蒙古派出的首位心理专家曾经参加过“非典”和汶川地震的心理救援工作,和他的聊天中让我感觉到他的泰然自若。在机场安检口,他回头冲我和他的同事喊了一句:“回来一起喝酒啊!”

一个做代购的小妹妹知道我在前线采访,从韩国托朋友的哥哥给我寄回来一盒口罩,说这是她支援我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不是孤单一个人。

大年初一、初二、初三……内蒙古虽然不是这场疫情的“重灾区”,但确诊病例一天天增加。

监制/徐冰 主编/蒋安琪 柴婧

随着湖北新增病例的增多,前线医疗资源严重告急,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第八批,我和新冠肺炎一起度过的40天,一共将847名草原白衣天使送到了湖北。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去参加内蒙古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想第一时间将我所掌握的信息传递出去。

“疫情过去,我要去逛街,买一件新衣服、一支新款口红,学着穿高跟鞋和裙子。”这是来自湖北一线医疗队的姑娘们最简单且美好的愿望。